Edward Lightner

Harebell-Emery-acrylic-opaque-marker-and-Pravastatin-on-paper-46-x-46-cm-2015

Taunton-Storax-acrylic-paper-glitter-and-opaque-marker-on-canvas-30,5-x-30,5-cm

Umbrella-Hardtack-I-8-kt-#1-ink-acrylic-paper-and-pencil-on-paper-41-x-35.5-cm-2010

Wolverine-Storax-acrylic-paper-opaque-marker-glitter-on-canvas-30,5-x30,5-cm-2011

York-Storax-acrylic,-paper,-glitter-and-opaque-marker-on-canvas-30.5-x-30,5-cm



我在加利福尼亚土生土长,核意象在我的工作中是一个不断重现的主题。起初,在20世纪80年代,我发现自己被大气测试图中的政治元素吸引,然而,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我对图本身的外观更感兴趣。然后在从90年代到2000年代初期,我作品的内容和图像的重心转移,开始非常专注于艾滋病危机。到2000年代中期,随着先进的艾滋病治疗方案的出现和时间的推移,我又开始为我的主题寻找元素。当我看到Michael Light的书《100个太阳》时,我又开始痴迷于原子爆炸。尽管我的作品中仍然会许多关于艾滋病的引用的重现,并在复杂的视觉关联中起到作用,但我图像的主要来源仍是原子的。

撇开政治和社会背景不谈,我被大气测试图所展示的威力和固有的美丽所吸引。但在我搜索可用图像的过程中,我不断回到内华达测试站和经数百个地下测试后创建出的虚拟月球表面。其实那里展现的并不是测试的过程,而是测试的物理记录和残留。此后,我设计了一种方法,将每个原子生存的陨石坑抽象成曼陀罗的形式(标题参照每张图片衍生自的测试),这样我就可以专注于创造出好看但又具有从源图中提取的黑暗意义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