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失语



岁月失语

(20.06. – 20.08.2020)

 

“岁月失语,惟石能言”。这句话是冯骥才先生站在贺兰山岩画面前的一句感叹,感叹岁月无声流逝,唯有山石目睹着历史进程,并将其讲述给后人。短短的八个字不仅指明了文化遗产的重要价值,还揭示了一个在艺术史和美学研究中经常被提及的问题:即时间和艺术的关系。一方面,艺术需要经历时间的验证。另一方面,时间通过艺术的可视性将自己的历史和美学价值得以公之于众。每个艺术家也可以通过自己的理解方式和表达手法刻画出不同形态的时间。在这次展览中,三位参展的中国艺术家,钟飙、陈志光和任戎,通过自己的作品讲述了三个不同维度中的时间。

钟飙利用颜料鲜活的表达能力,重现自己的人生体验和感悟。从个人的视角出发,艺术家用色彩点明了重要的人和物、痕迹和符号,将随波缥缈在时间长河里的瞬间生动定格。

陈志光将金属塑像的可复制性转化成现代社会中的集体精神。在他的装置里,具有顽强生命力和坚韧意志力的蚂蚁象征着同样劳碌辛勤的现代人。他们脚步不停地奔波、劳作、繁衍。从一个集体的视角出发,他用作品的数量性展现了一个迁徙时代的社会精神。

任戎在他的作品中运用了拓印的技术。这门传统的手艺起源于东方,最初用于复制石刻上的图案,如今演变为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在任戎的作品中,艺术家运用这种手法的历史价值,将古老的文化语言改写成世界性的通用符号。在他的图像话语中,各个文化起源中的原型打破了地理隔离,并与彼此对话。